养生

男生高考三次终过一本线因太累不想再学自

2019-05-18 06:00: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男生高考三次终过一本线因"太累不想再学"自

从三原县城通往新兴镇的路上,高考的成绩汇报横幅很是惹眼。

7月2日清早,晨练的人在三原县城的清河公园内发现了刘强的尸体。

6月22日晚,四川崇州今年第二次参考的女孩杨媛看完高考成绩的短信后,自杀身亡。一周之后,陕西三原县,今年第三次参加高考、分数超过陕西理科一本线的刘强也选择结束生命。

不到半个月,国内多起高考补习生自杀身亡的事件让这个群体的心理状况颇受关注。正如一位有过高考补习经历的“老补习生”说:“补习班的学生都在赌博,多一年心理压力就大一截,一旦不称心,就彻底崩了。”

刘强一次离家,是6天前的事。那天下午,他像往常一样径直前往村口的班车候车点。也许是想尽快离开家,他走得很快,因而直到坐上班车离去,他也没发现自他出门后,母亲刘秀荣(化名)就远远地跟在后边。

刘家的一个亲戚将此看在眼里。刘强上车后,刘秀荣就没再跟着了。

从那天以后,无论是刘秀荣,还是同学和老师,都没再见到过刘强,直到7月2日清晨,他的尸体被发现在三原县城的清河公园内。

直到出事两天前,他的同桌郑荣文发现了刘强在上的留言。“他告诉我他离家出走了,想让我以后有空儿去问候下他妈妈……”对于刘强的突然离去,郑荣文痛惜不已。

好学生

“他每门课都学得很好,尤其是数学”

刘强的家在三原县新兴镇一个较为偏僻的小村庄里。平时,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在外面打工,所以,在这里很少见到年轻人。

说起刘强,村民们一个劲儿地夸赞:“人家娃学得好么,去年就过了二本线,今年又过一本了”。虽然很多村民平日里并不常见刘强,但对举止斯文的他印象颇好,“娃不爱说话,戴着眼镜,白白净净的,听说学习好得很”。

刘强家姐弟三个,他上面还有两个姐姐,家里还有90多岁的老奶奶。多年来,由于家里人多,又要供刘强和姐姐们读书,全家生活较为拮据。村里一位大嫂称,刘家虽有十多亩地,可是没有果树,“这年头,光靠种庄稼,一年能挣几个钱?”

近年来,村里人家的房屋陆续翻修,盖上新房,沿街一座座新门楼都盖了起来。可刘家的房还是老样子,两间大平房,院墙也没垒。

刘强从小念书成绩就好,上中学以后,成绩经常名列前茅。从他就读的三原县新兴镇一所中学的资料看,他曾在度,获得过学校颁发的先进个人荣誉称号。今年,村民们原本打算等录取通知书下来后,去刘家庆祝的。可谁知,出了这事。

有村民说,高考结束后,刘强在家的大半个月里,并不时常出门,有时在路上见了,感觉他像在琢磨着什么事情,也就没人跟他多讲话了。从学校回家后,很多同学都没有再见到刘强。刘强的同桌梁康回忆说,一次见他,还是2013年6月8日在学校老师办公室交准考证的时候,当时,“可能今年理科题比较难,大家都答得不理想,每个同学脸上都是无奈的表情,刘强也不例外。”

尽管如此,梁康还是觉得刘强会比其他同学考得好一些,“他每一门都学得很好,尤其是数学,更是他的强项。”在梁康的印象中,周围的同学只要有难题就会去找他,而他也没有解不出来过。

虽然在高考后这段时间,同学间少有联系,但并不代表友谊就淡漠了。在高考志愿填报截止后的第三天,刘强主动用给两位好友发去短信。然而短信的内容,却让好友们有些紧张。

留言“出走”

“我真的太累了,再也不想学习了……”

刘强离家的那天是6月27日,也就是填报志愿开始后的第三天。他动身去县城的时候,除了拿着身份证,还带着母亲给的100元钱。

关于那天他离家去县城,至今有两种说法:一是因为家里没有电脑,填报志愿不方便;其次传言,他与父亲吵了几句嘴。

一位村民说,刘家主要是刘秀荣在撑持,刘强父亲脾气不好,除了种地,较少顾家,“一年到头都是女人忙里忙外,平时帮人给苹果套袋,打打短工什么的,辛苦得很。”

然而这种说法却遭到刘秀荣亲戚的反驳。在他们看来,尽管刘秀荣为家庭付出了很多,但刘强的父亲,有时也能“把家管得很好”,父子的关系也不错。但刘强在学校的事,主要是和母亲商量。如补习的一些费用,都是他打向母亲要。

然而,就在刘强到县城的第二天晚上,刘秀荣接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内容明显是儿子的。短信上说,他不打算填志愿了,让姐姐帮忙填。

刘秀荣不会发短信,赶紧联系二女儿给回过去。接的是一个澡堂老板,他解释说,是一个小伙儿借他发的短信,还说“有人回了叫他”,但没见回,人就走了。刘家的一位亲戚说,要能通上话,或许就没有后来的事了。

刘强的姐姐给他填好了志愿,但他却再也没有同家里联系。7月1日一大早,刘强的女同学郑荣文给刘秀荣打询问刘强的情况。得知家里也没联系上他,便着急了。

郑荣文是刘强的同桌,关系较好。她告诉本报,那天早上起来,她发现刘强给自己上发来了几条信息,内容大致是:“我离家出走了,你有空儿的话,帮我多慰问一下我妈妈……我真的太累了,再也不想学习了……”一看短信,她的心一下揪紧了,赶忙问他在那儿,并劝他赶快回家,“我还跟他说,你学习这么好,又这么年轻,为了家人,不要这样”,,她甚至说“求你了”。可刘强的头像始终没有亮。到后来,郑荣文发现自己被他删除了。

还有一位好友收到了刘强用发来“你明天就再也见不到我了”的话。然而,人却联系不上。

理想是上“北外”

“他的成绩已经不错了,可他可能不那么看”

刘强的母亲和家人在县城找遍了大街小巷,几乎找遍了所有吧,也没有找到他。

很显然,6月27日刘强来到三原县城后,应该大部分时间在吧,可为什么当时没找到,颇令人不解。“可能他对自己不满意吧。”三原县南郊中学的一位补习班学生说,几乎所有的学生,在成绩不如自己所想时,都会有沮丧,但这种感觉,“有的人会持续得长一些,有人短一些,而且不愿被人看出来。”

今年的高考,对刘强而言已经是第三次了。“今年一本分数线是485分,他超了2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舍友说,这样的分数,想被一本的大学录取,只能靠“偶然性”,二本,能录到专业好点儿的学校去。

刘强是去年才转到三原县南郊中学补习的。虽然年纪才二十出头,但相比于应届生,他已是高考的“老资格了”。

“他喜欢开玩笑,说话总能把你逗乐。”王珂是和刘强走得较近的一位舍友,在他印象中,刘强并不是一个看上去“一本正经的书生”,平时在宿舍,或者打饭的时候,都说说笑笑的,很开朗。

但这样的时间并不多。在补习班的日子,每天从早上7点10分到晚上10点左右,大部分时间,无论是王珂还是刘强,都要奋战在迎接高考的战斗中。在这个有82个学生的班级里,70个是和刘强一样的补习生,而刘强因为学习刻苦,考前的各项测试,总排在前面,“几乎没有什么科不好,数学、英语更是没得说。”一位同学说。

即便如此,刘强的高考之路,却并不算顺利。2011年,他在三原县北城中学次参加高考时,考上了专科,但他没有去,想着第二年上个本科,有个更好的出路。于是,他转到南郊中学继续补习。去年,他一鼓作气,成功跨越了二本线,可由于院校报高了,没能走成,没办法,他只好再次选择补习。

“在我们看来,他的成绩已经不错了,可他可能不那么看”同学张光辉说,分数下来后,由于今年补习只比去年的成绩提高了10分,觉得“他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也有同学说,他的理想是上“北外”。

压力,压力

压垮他的一根稻草是什么?

刘强的死让班主任李志华颇感意外。在他印象中,刘强在校属于比较安静的那种学生,虽不怎么和同学来往,不过关系还不错。而且,从他补习的情况看,每年都在提高,这已经相当不易。

“补习生,那个没有压力,但之前,真看不出来一点征兆。”李志华说,平时他很注意学生的学习状态,一有情况,就会主动疏导,但刘强给他的感觉是,是个踏实学习的好学生,没有一点坏毛病和反常的举动。从他跟同桌所说的“离家出走”来看,似乎来自家庭的压力更大一些。据悉,由于家境不好,从他念初中时起,全家就开始为他的学费奔忙。考入三原县北城中学后,刘强曾获得2008年彩票公益金资助。钱虽不多,但对于刘家来说,还是颇能起到些作用的。不过,其亲属说,不知什么原因,“后来,这笔钱只给了一年就没有了”。

当时,刘强每年念书的费用加起来约一万元左右,这对于一个主要凭种植庄稼获得收入的农村家庭来说,压力颇大。而他在县城补习这两年,每年的费用也在一万元以上。这些钱,让刘家债台高筑,苦不堪言。

“生活上,他和大家没什么两样。”刘强的舍友们却说,相处一年多,并没有看出来刘强在生活上刻意节俭。同学们之间,原本的差别也不大,基本上都是从宿舍到饭堂,再到教室,三点一线式的学习生活,只是略感枯燥而已。在舍友的记忆中,刘强偶尔也会去放松一下,打打羽毛球。

“要说压力,可能大家都有,当然补习的时间越长,压力越大”。舍友王珂说,即便学习压力大,他也从未听过刘强抱怨学习成绩,更没听他抱怨过家人,“就是有时候,会发现他会一个人默默地抽上几支烟。”

谁也不知道,压垮他的一根稻草是什么?

苏州格力空调维修
膏药加工
麦吉丽代理
分享到: